梓潼洞泾音乐初探

本文阐述了梓潼洞经音乐的起源、特点及其与其它地方的洞经音乐的关系,提出了梓潼洞经音乐的传承机制,对促进与推动梓潼洞经音乐研究的深入发展和传承将有积极作用。
关键词洞经音乐;梓潼;传承机制
[中图分类号]J6[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11)-19-0126-01
1、引言
梓潼的文昌洞经古乐源于文昌帝君的祭祀活动,因谈演《文昌大洞仙经》而得名并与文昌崇拜密切相关,是奏唱经书中诗赞的音乐。在不断吸纳各地各民族的音乐营养,既有道教音乐的飘逸,又有儒家音乐的庄严浑厚、宫廷音乐的古朴典雅,更兼江南丝竹的柔美抒情,洞经音乐是音乐的活化石,许多电视台争相录音录像,英国的《泰晤士报》等几家报刊发表评论,洞经音乐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全人类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梓潼县是古蜀道南端的一颗耀眼明珠,以“东倚梓林,西枕潼水”而得名。梓潼洞经音乐,又因历史、地域以及民族等方面的原因,形成了其浓郁的地方特色。笔者经过多年的研究探访,对流传在梓潼县境内的洞经音乐作了初步探究。
2、梓潼洞泾音乐起源
从音乐视角看中国是世界上音乐发展较早的国家之一。唐宋音乐更加辉煌灿烂,丰富多彩。民间音乐,宫廷宴乐,祭祀音乐十分发达。从历史的视角看中国自周秦至唐宋,就是一个统一的多宗教、多民族国家;所有这些,都为洞经音乐的产生奠定了丰厚的基础。
除上述基础外,还需具备以下条件,才能产生洞经音乐
天师派及其后裔上清派的出现。沿着
“南方丝绸之路”入四川云南的天师道。
第二,文昌帝君的形成。先秦时,梓潼县七曲山便有人称“善板祠”的雷神庙。“文昌帝君”的产生经过了从雷神、星神、树神、蛇神到人神的缓慢变化过程。唐朝时期,唐玄宗因安禄山造反,奔蜀避难,在梓潼县七曲山夜梦神仙张亚子,将张亚子封为“左丞相”。道士在绍熙六年(1196)宣称“玉皇大帝”已将张神封为“文昌帝君”。元朝皇帝为控制汉民,便于公元1317将张亚子正式封为“辅元开化文昌司禄宏仁帝君”,并遗使献祭。从此“文昌帝君”便成了中国境内掌管文籍官禄,受到平民百姓与仕人举子的广泛崇拜,文昌庙也遍及天下。
第三,《文昌大洞仙经》的产生。广义的“大洞经”指道藏中上清众经的总称。狭义“大洞经”系指元代的卫琪本和《太上无极总真文昌大洞仙经》”。元仁宗皇帝加封梓潼张神为“文昌帝君”,卫琪本即为范本流向全国并成了云南洞经会的主经。
第四,文昌庙的建立。全国第一座文昌宫从七曲山的张神庙演变来的,且始建于梓潼。随着张亚子神爵与封号的不断晋升,庙宇也渐渐扩大。元明清时相继重修,庙宇变得更加气势磅礴,雄伟壮丽。现存文昌宫堪称全国同类建筑之最,成了中国文昌崇拜的祖庭,每年都有众多游客朝拜。
第五,文昌庙会的形成。宋人吴自牧曾在《梦粱录》中写道“二月初三日。梓潼帝君诞辰,川蜀仕宦之人,就观建会。”可见在南宋时,文昌庙就出现了,且都在道观。
3、梓潼洞泾音乐的特点
从目前搜集到的曲目来看,梓潼洞经音乐不到百首,但梓潼洞泾音乐有独自的个性与特点。梓潼洞经音乐的乐曲可分为大调与小调两类。这些所指的大调、小调是按照乐曲的结构特点和有无经文来划分的。所谓小调则指无经文的纯器乐曲,大调是指随经文唱诵而伴奏的乐曲。梓潼洞经音乐的乐曲结构形式可分为以下两类
第一类基本上包括了大调种类中的乐曲。其特点是前面的引子段是打击乐器,且引子有序段,然后再进入多次的变奏段落与主题段,且有尾声,最后的终止段是打击乐。
第二类基本包括了小调种类中的乐曲。其特点是无间奏、引子或尾声。
4、梓潼洞泾音乐传播及其相互关系
梓潼洞经音乐产生以后,便在元朝政府的扶持下逐渐传播。《清史稿·卷84》记载表明第一,清代仍将文昌祭祀列入国家祀典,第二,北京已在元代便有了文昌宫。第三,祭祀必用音乐。《南涧县文史资料·第一辑》亦言“是明永乐七年由四川梓潼传人大理,再由大理传到云南各地”。《华坪县文史资料·第二辑》说“洞经音乐于明永乐七年(1409)由四川梓潼县传人大理”。《通海县资料》也说是“从梓潼传人的”。以上三种说法虽有差异,但都肯定是洞经音乐从梓潼传入的。且梓潼的文昌胜会比云南任何地方洞经会的谈经活动场面壮观得多、声势浩大得多,礼仪更隆重得多。由此可见,洞经音乐起源于梓潼的观点是可靠可信的。
5、梓潼洞经音乐的传承
5.1完善的活态保护传承机制
梓潼洞经音乐的传承不能需有博物馆式的保存传承方式,更需一种梓潼赋予洞经音乐鲜活生命力的保护传承方式。且需梓潼洞经音乐的传承群体不断增强艺术活力,在活态传承中发展和延续。十七大报告中关于“非物”是世代相承的可再生资源的文件中指出弘扬中华文化,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和文物的保护,加强对各民族文化的挖掘和保护。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下,梓潼洞经音乐才能进入活态保护传承的科学发展思路。举办相关的梓潼洞经音乐大赛,对建立完善洞经音乐文化的活态保护传承机制,是至关重的,正如田青所言,“坚持保护第一’,‘抢救为主的方针,注重传承和保护,才是梓潼洞经音乐的健康发展之路。”
5.2在艺术学院建立传承机制
梓潼洞泾音乐的美妙旋律及其高雅悠扬的演奏技巧和风格是四川、云南艺术学院校本课程开发的绝好素材。艺术学院的教师可以把梓潼洞泾音乐带进音乐课堂,让学生了解梓潼洞泾音乐的起源、特点和发展。在音乐课堂教学中,让学生欣赏梓潼洞泾音乐,了解梓潼洞泾音乐的结构、形式和伴奏乐器。艺术学院还可以把一些对梓潼洞泾音乐有深入了解并具有一定演奏能力的民间艺人请进音乐课堂,让学生了解当地的传统文化,增加名族自豪感,为大力发扬梓潼洞泾音乐奠定良好的基础。
6、结语
梓潼洞泾音乐以中国相应的思想、文化、社会、音乐和人才的背景与丰厚积淀为基础,以音乐艺术的形式宣扬文昌经诰的宗旨,是梓潼宗祀文昌帝君的一种很有特色的活动。梓潼洞泾音乐丰富了祭祀音乐的内容,明确了祭祀音乐的等级,提高了祭祀音乐的水平,祭祀音乐是我国古老的民族文化中不可多得的瑰宝。
参考文献
[1]王家佑.梓潼的演变[N].梓潼报,1997,01-13.
[2]黄海德.文昌大洞仙经考述之-IN].梓潼报,1997,10-25
[3]刘长荣.话说梓潼文昌宫[N].梓潼报。1996,03-20.
[4]付建明。校本课程开发中的教师与校长[M].广州广东教育出版社,2003.